2014年6月30日 星期一

與父母和諧,內在和諧。



這是一個我們新嘗試的課程,主題是幫助大家跟父母與內在小孩達成和諧。我們有從全省各地來的學員包括台北、台中、新竹、台南、高雄、花蓮,甚至有遠從馬來西亞來的。 很感恩所有學員都很用心的參與,很努力的找回自己和深入的更認識自己,也彼此分享和成長。大家真的都很棒,不止跟自己的內在小孩連結上,也開了自己內在的覺知和直覺力。 也很感恩所有學員給我們的回饋與鼓勵,因為有太多的分享,我們只能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部分。

l  老師安排的一連串練習,讓我們在忙碌的生活中,可以好好靜下心來與內在小孩來溝通,頃聽它的需要與建議,是一種難得的經驗,很棒!讓我能看清楚並好好關照自己的情緒。
l  感謝老師,讓我更深入了解自己,更知道要好好愛自己,陪伴自己,傾聽自己內在小孩的需求,且要時時關照、不掌控,也不被掌控,尊重別人,尊重自己。
l  經由許多方法探討內心世界,得到釋放,也學到在家可以使用的手法,很實用。
l  充滿能量的課程,有把內心原本很深的對父親過世的哀傷釋放的感覺。
l  找到生命的課題:自我接納,與失聯已久的內在孩子重新聯結。很神奇,很開心,感謝老師詳細的課程,耐心的引導。
l  實用性高,化解對父母過去的想法。身體也放鬆了。






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拿回你的人生主導權

最近幫一本新書寫序──「拿回你的人生主導權」,本書描述的「取悅」與「操控」行為,普遍存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但我們絕大多數人其實都沒能真正認知這兩種互動模式的可能影響。

  一開始閱讀書稿時,我有些憂喜參半,歡喜的是作者的諮商經驗很豐富,可從不同的人際關係中,清楚辨識不同的「取悅」和「操控」的互動模式,以及這樣的互動模式可能造成的影響;但另一方面我也有些擔憂,部分讀者可能會將「取悅他人者」簡化為「受害者」,而把「操弄者」歸為「加害者」,以單純二分法的概念來區別人和定位人,這樣很容易造成人我的對立、憤怒或排斥,而非作者真正想促成的愛和善解的流動。

  現代人最需要具備的是覺性

  我建議閱讀此書的時候,先別急著為自己或給他人貼標籤(例如:我就是那個可憐無辜的受害者,或者誰就是那個可惡邪惡的操弄者等等)。我們只需要根據書裡的分析和提醒,來思考自己是否曾經歷類似的行為、關係或經驗,並因對方的回應而受傷。

  一個巴掌拍不響,我們經歷的世界,是我們自己與對方共同創造的。但絕大多數的現代人無法時時刻刻充滿覺知的活在當下,大部分的時間要不是活在過去的記憶和經驗裡,就是活在對未來的期待和幻想中,所以很多的行為反應都沒能帶著覺知。

  因此,大多數人並非有意識的想要去傷害別人,尤其是親密的愛人或家人,就如同大多數人也非有意識的想要成為受害者一樣。

  我的諮商經驗是,當人們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在加害或操弄他人,而且會為彼此帶來相處上的問題時,不少人很願意學習轉換自己的行為模式;同樣的,當人們意識到自己的受害或取悅行為,容易引來他人對自己的控制時,人們也會願意調整轉變自己的心念和行為。

  每個人的內心都希望被愛和被尊重,如果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模式不僅不會達到這個目標,卻是反其道而行,終究造成關係破裂時,很多人就會開始做出不同的選擇了。

  閱讀此書前面幾個章節時,先別急著怪罪或惱怒對方,只要我們依照書裡第十二章到十四章的教導,慢慢轉變相處的模式,砍斷不當的連結或互動模式,自然能夠讓彼此的關係更加和諧自在。

  凡我投向宇宙的一切終將回到自己的身上。所以,遇事無須責怪自己或他人,因為責備、責怪或怨懟只會帶來沉重的負面能量,無法改善人際關係,也無法自我成長。

  努力找出問題的根源並加以改變,一旦問題的根源改變,結果自然會改變。本書提供很多方式可以用來檢視自己的行為、心念、語言和思維是如何帶來有問題的結果,但務必避免二元對立的思考模式,不去譴責對方或給對方貼上「人格」標籤。

  改變最好的方式是從自己開始,懂得愛和尊重自己,自然能夠讓別人也愛和尊重我們,才能轉化彼此的相處模式。


2014年6月24日 星期二

葛森療法真的有效嗎?

 不少人詢問我葛森療法,接觸過葛森療法已經有超過10年的時間了,在這裡分享一些從英文網站所收集到的資料和我自己的臨床經驗與看法。


葛森療法的創辦人是一位德國醫生,後來移民到美國。當初他的飲食法是用來治療偏頭痛,後來也把它延伸到治療肺結核、關節炎、癌症等問題。

在西方醫學文獻裡,這個療法並沒有任何研究證據顯示療效(沒有系統化的研究報告或隨機分組對照或前行性的追蹤報告等,只有一些病人自己的見證、說辭,或資料不完整的回溯性研究而已)。包括「American Cancer Society,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等在內的機構都曾經深入了解和追蹤調查葛森機構所呈獻的資料後一致認為這個療法不僅沒有效甚至還有危險性存在,所以不予推薦。因為葛森醫師持續宣稱他的飲食治療可以治好癌症以及慢性疾病等,所以1958年他的醫師執照被吊銷了,他於1959死於肺炎,他去世後,葛森機構由他的女兒接管。

根據這些國家機構的調查,他們發現下列的問題:1)在葛森機構所發佈的有效病人裡,很多都同時也做了傳統西醫治療,所以無法辨別真正的療效來自那裡,2)葛森機構裡並沒有做任何隨機比對研究(一組人做葛森療法,一組人做傳統療法來做對比), 3)有些報告看似有對比,但是都是回溯研究,而且超過半數的病患失去追蹤,留下來的病患不少只有靠電話訪問,沒有提供任何醫療報告,所以資料並不可靠也不齊全。

因為流行病學和統計學如果做的不正確,很容易就產生偏差和誤導的結果,所以西方醫學對這些研究方法會有一定的要求,但是一般沒有受過流病學和生物統計訓練的人,很難看出其中的奧妙,會認為只是另類療法被傳統西醫打壓而已。

例如:1986年,墨西哥的葛森醫療中心號稱他們有很高的癌症治癒率,但是一位自然醫學的醫師實際去追蹤調查的結果卻發現,葛森醫療中心
保留過去的紀錄裡,有很多的病人失去了追蹤,38個病人裡只有18人有持續追蹤至少五年或直至病人去世的資料,其他20人都失去隨訪,去向或結果都無從得知。這18人的平均生存期只有9個月,其中17人在5年內都已死亡,一個還沒有死的是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他的癌症還是存在,並沒有治癒。總的來說,葛森療法並沒有它所宣稱的療效。

當然還有其他葛森療法的報告,但是因為都有大量病患無法追蹤去向和結果,還有研究方法問題等等,所以很難判斷或比較實際療效到底如何。更多有關葛森療法的資訊可以參考國家癌症中心所發佈的公告(英文):

葛森療法裡的咖啡灌腸因為曾經造成幾個死亡案例加上大腸發炎、電解質失衡、脫水等問題,所以爭議性更大。但是任何療法都有其利弊,也得要遵守治療的詳細規則才比較安全和有療效。有些問題的產生也有可能是來自使用者沒有遵循應有的規則,而不全是療法本身的問題。不論如何,對人體有侵入性的療法使用前一定要多了解清楚利弊,使用時也千萬要多加小心。

以上是整理從西醫角度對葛森療法的回應。但是,話說回來,西醫本身對癌症病患的療法也不見得都很有效,其實除了少數的標靶治療以外,多數的治療效果非常有限,而且有不少治療方式的殺傷力比起葛森療法來的更高。



西方人的體質跟東方人,尤其是台灣人很不一樣。在西方,我的病人很多都是實熱性的體質,所以在寒冷的冬天,台灣人需要穿上厚重的衣服還覺得冷,而歐美人可以穿著短袖或薄薄的衣服卻覺得舒服。所以體質不同,所適應的飲食就會不同。台灣人真正實熱的體質很少(多是虛熱),大多數人體質比較偏寒。加上地處海島,人們又愛吃冰、愛吹冷氣、不愛運動,所以身體溼寒的比比皆是,加上有些人還有虛熱,所以會既怕冷又怕熱。

葛森療法需要喝大量的有機蔬果汁,對平常飲食偏差的人(好吃大魚大肉,外食為主,很少吃高能量的有機食物等)剛開始吃進很多高能量食物時幾乎都會感到身體突然變好,變的很有精神,所以對這飲食法產生極大的信心。但是日子一久,因為食用大量的蔬果,身體變的更為溼寒,有些人甚至夏天都還感到手腳冰冷,臉色很差。西方人因為比較多體質偏實熱,所以比較不會有溼寒的問題。 所以我們如果選擇葛森療法,最好還是要小心觀察身體的反應,適時的加以調整。

不管是用什麼樣的療法,都要養成隨時觀察和傾聽身體和心靈的反應及改變,不要人云亦云或輕易聽信他人,別人用的好的,不見得適合自己,反之亦然。自己用的好的,可以跟別人分享經驗,但是不要認定對自己好的就一定是100%的好,一定適合每一個人,強迫他人非得認同或接受不可。

還有,如果不是很了解人體問題,也沒有很多的臨床經驗,更不是很清楚別人的狀態,最好不要充當他人的醫師,隨便給予建議。常常在臉書上看到有些熱衷「某某療癒方式」的人會對他人身體的反應一律說是好轉反應或排毒現象,不要理會,繼續下去等等。我看了常常會替他們捏一把冷汗。如果真的出了問題可能不是一句「對不起,其實我也搞不清楚,我也不是醫療人員等」可以彌補的。

當然,自己的身體自己最容易觀察,臉友們的熱心回應最多只能參考而已,不能完全當真,醫療無法紙上談兵,醫生要做判斷也得要看到病人,望聞問切或做不同的檢查等,那能光憑幾句紙上描述的話就下定論呢?

乾淨、高能量、均衡的飲食的確是維持健康的要素。病人本身的信心和醫療者對病人的信心也是促成療癒的重點之一。心念與情緒的轉換更是改變疾病的最重要因素。總之,對各種不同的療法可以保持一顆開放的心去摸索探究,但是也要小心的觀察與驗證,不可盲從盲信,療癒的鑰匙最終是在自己的手裡。


2014年6月19日 星期四

妥瑞氏症

最近看到不少談論有關妥瑞氏症的新聞,因為西醫目前並不是很清楚妥瑞氏症的發病原因,所以我想要分享一些我個人的治療經驗。雖然我曾經碰過的妥瑞氏案例並不算多,所以也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目前為止,每一個案例都已經無藥而癒了,所以想把個人有限的經驗分享幾個案例提供給更多人參考,希望有更多的醫生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探討研究這個疾病。

第一個我曾經治過的小男孩約八歲年紀,有不由自主地搖頭和臉部的抽搐習慣已經好幾年了,也看過很多神內的醫師,吃過很多藥,改善程度很有限,而且孩子很不想吃藥,都得要強迫他吃,所以媽媽和孩子都很痛苦。

我問孩子為什麼他一直搖頭,他說頭很暈,不舒服,所以搖一搖頭會暫時覺得比較舒服。因為在他之前從沒有治療過妥瑞氏症的孩子,而且西醫的訓練在這一塊很有限,所以只好自己思考和摸索。他說頭很不舒服,我只好把手放到他的頭部去感受頭部的能量場,讓我們之間的能量場共振幾分鐘的時間,覺得他頭部的能量越來越輕鬆以後,我就把手放下了。之後我問那個孩子現在覺得怎樣,他說我的手放在他頭上的時候他感覺好舒服喔,而且現在不覺得暈了。觀察了一下,的確他的頭不再不由自主地晃動了,臉部也沒有看到異常了的抽動。一年多以後有一次在火車上意外的看到他和母親,他們說目前一直都很好,沒有再發作過,所以就沒再回診了。

案例2: 10歲左右的小男孩,過去幾個月來時常有嘴角抽搐的習慣。因他本身比較好動頑皮,所以家人會罵他不要亂做鬼臉很難看。後來發現不太對勁,孩子很像是真的不由自主的抽搐動作才帶來看我。
與孩子和家長詳談後,發現孩子的飲食很偏差,愛吃肉、不吃菜、愛喝汽水等飲料不喜歡喝水。而且孩子常有被罵和想罵人的壓力,我先幫助孩子調整情緒能量場後,建議家長幫孩子做飲食上的改變。調整改變後到現在超過一年多了,據孩子的家人告訴我,孩子不曾再出現嘴角抽搐的情況了。

案例3: 一個可愛的小四女生,發病幾個月了,會臉部尤其是鼻子不由自主的抽動,帶去給醫師看,被診斷為妥瑞氏症。我發現女孩子很容易緊張,最近功課壓力大,又不容易專注,父母就比較關心和嚴格,做功課會在孩子旁邊盯著看,所以小女孩做功課時會更緊張,臉部就不斷出現抽搐的症狀。先調整孩子的情緒能量,再跟父母討論如何幫助孩子放鬆和有效率專注的讀書,之後父母說孩子就幾乎不曾再出現這樣的問題了。

案例4: 一位5歲左右的小男孩,他的問題是會不由自主的罵髒話或說黑色語言例如:我要殺光你們全家等。他平常是一個很可愛很乖的孩子,所以莫名其妙的吐出這些語言讓家人很煩憂。這位孩子的治療方式比較特別,我是去動力能量場看這樣的能量來自那裡,發現跟很多被殺的生命有關。因為孩子的父親職業跟殺生有關,所以我跟父母詳談,最好能轉換職業。父母聽從了我的建議,轉換職業後,孩子這個複雜型的聲語抽筋(口出穢言)問題就不藥而癒了。

西醫目前還無法確定妥瑞氏症的原因到底是什麼,但我猜想妥瑞氏症可能也跟其他的慢性疾病很類似,表面上看起來症狀都很類似,但是每個人的致病原因其實不見得一樣,所以也需要不同的治療方式,就如上述我分享的幾個實例,我自己也是從病人身上在學習。


患有妥瑞氏症所出現的行為或語言對當事者和父母都是相當困擾和沈重的,孩子們並不是故意要有這樣的行為或語言,所以讓我們對這樣的孩子要有更多的同理心、慈悲心及包容心,陪伴他們一起面對和處理這些問題。